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上饶做近视眼手术有什么后遗症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8-01-23 22:00:23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上饶做近视眼手术有什么后遗症,宜春最好的眼科医院排名,抚州眼睛近视做手术会有什么后遗症吗,江西南昌眼角膜移植并发症,宜春怎样治疗儿童近视,南昌近视眼手术要多少钱,景德镇准分子激光手术

原标题:10条路中1条走通 木版年画可传承

国家级非遗佛山木版年画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冯炳棠和他的作品。

其人

冯炳棠,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佛山木版年画项目代表性传承人。1936年11月出生于佛山,技艺传承于父亲冯均,系冯氏木版年画第二代传人,1949年小学毕业后从事木版年画制作并坚持至今。他原来只从事木版年画的开纸、套印技艺,改革开放之后,他对木版年画各个工序进行学习和钻研,目前是广东全面掌握传统佛山木版年画工艺的唯一传人,2004年4月被授予“民间工艺美术家”称号,2007年入选“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佛山木版年画项目代表性传承人”和“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”。

寻找冯炳棠的佛山木版年画工作室颇费“周折”。近日,南都记者沿着普君市场旁的普君南路一直往前,经过一个物资仓库和市场后,就看到冯炳棠的工作室在路边一家装修店和一家小药店之间—这是一座有200多年历史的岭南特色小平房,也是冯炳棠的祖屋,其中“佛山木版年画—冯氏世家”的乌木色招牌特别显眼。

今年81岁的冯炳棠坐在书桌旁,只见他满面红光、双目有神且头发乌黑,但前额和两鬓的发根有些斑白,冯老手背虽布满皱痕,但握手时,南都记者感受到冯老的手掌厚实而有力。

“你问一下上年纪的长辈或海外华人:广东佛山最出名、最传统的是什么?他们一定会告诉你:门神(木版年画其中一个图案)!”说起木版年画,冯炳棠的语调随即提高八度,用手轻敲了两下书桌面。

冯炳棠表示,佛山木版年画既经历过动荡,也经历过停滞,虽然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后关注的人很多,但这手艺目前可以培养为传承人的却寥寥可数,木版年画未来如何发展,站在了“十字路口”上。

掌故

年画千年史 佛山更精细

我国木版年画至今已有1000多年历史,清代中晚期达到鼎盛,其中天津杨柳青、苏州桃花坞、山东潍坊及广东佛山是著名产地。冯炳棠介绍,相比其他地方年画形象夸张和粗犷等特点,佛山年画特点在于年画精细饱满,而且色彩更加鲜艳亮丽,形象栩栩如生。

存档

年画一条街 畅销东南亚

在有普君南路之前,冯炳棠工作室所在位置有个更古老的名称:细巷。冯老表示,以前(上世纪40年代前)木版年画销量兴旺的时候,细巷是“木版年画一条街”。出品的木版年画不但畅销广东,甚至出口到东南亚等海外华人聚居区。冯炳棠还自豪地表示:“以前佛山做年画的60%姓冯,当中很多是有血缘关系的叔伯兄弟,所以我在木板年画前会打上"冯氏世家"名号。”

工艺

工艺环节多 家庭接力做

佛山木版年画涉及的工艺环节多,包括年画开纸、雕版、套印、描金、开相、写花及填丹等。冯炳棠回忆,当年制作木版年画以家庭作坊为单位,每个作坊承担一到两个工艺,“上一个流程做完,下一家接着做”。

“每一套雕版都有一个固定形象,我们先将雕版染色后,按顺序依次印上宣纸;套印后,再将人物面部五官进行精细化加工,使其面部饱满真实,这个流程俗称为"开相";而人物衣饰上的花纹用线条流畅的写金描银渲染,俗称"写花";最后,我们还会用"填丹"这一佛山独有工艺,使用佛山本地产的大红将年画衬底渲染为红色,让其显得更喜庆。”

“以前这里是木版年画一条街”

在有普君南路之前,冯炳棠工作室所在位置有个更古老的名称:细巷。冯老表示,以前(上世纪40年代前)木版年画销量兴旺的时候,细巷是“木版年画一条街”。出品的木版年画不但畅销广东,甚至出口到东南亚等海外华人聚居区。冯炳棠还自豪地表示:“以前佛山做年画的60%姓冯,当中很多是有血缘关系的叔伯兄弟,所以我在木版年画前会打上"冯氏世家"名号。”

佛山木版年画涉及的工艺环节多,包括年画开纸、雕版、套印、描金、开相、写花及填丹等。冯炳棠回忆,当年制作木版年画以家庭作坊为单位,每个作坊承担一到两个工艺,“上一个流程做完,下一家接着做”。

每年农历一至五月是雨水最多时候,由于湿气严重影响年画质量,因此“基本不开工”,而开始赶工的旺季是端午后至当年农历年末,此时细巷做木版年画的外来工就有好几百甚至近千人,每个作坊至少有7到10个工人在工作。话至此,冯老站起身带着南都记者在约50平方米的工作室内比画,“以前除了最里面是父母睡的小隔间外,其他都是工位,当时这点地方工位都有7个,有时一开工,做饭都要另外找地方。”。

冯炳棠表示,以前人们买年画(主要为门神)一买就4到5对(大门贴1对、中厅贴1对,房间门各贴1对),销量非常大,年画每年需求量都在500万张以上,最高时可能达数千万张,工作量非常庞大,就以工艺“套印”为例,每个工人平均每天至少要印3000张,“早上6点起来干到晚上11点,如果有一天印不够数,三天内补不回来就得收拾包袱走人”。

1000多个套印雕版被劈作柴烧

据了解,冯炳棠家族作坊从事工艺为“开纸”和“套印”,这也是冯炳棠一脉世代流传的技艺,其中掌握最出色的莫过于冯炳棠的父亲冯均。由于出品质量高画工精美,在新中国成立前,冯均的名号“门神均”蜚声海内外,产品远销港澳台地区、日本及东南亚,不少东南亚华商亲自上门求画,“只要我父亲做的年画,签上大名后,出口海外直接是"免检"产品”。

在父亲的言传身教下,冯炳棠逐渐对木版年画着迷,1949年小学毕业后,时年13岁的冯炳棠便跟随父亲学习“套印”工艺,并且10多天内就可以上工印画,不过当初一天印3000张的工作量也让冯炳棠颇为难受。

“那时候天气热,室内温度差不多有30多40℃,没有什么风扇或空调,工位又小,做的时候大汗淋漓。而一天工作结束后,我的两个肩膀痛得就像长脓疮一样。不过再怎么痛,第二天起来还要继续干。”话至此,冯炳棠忍不住摸了下自己右肩,他表示在父亲的严格培养下,很快就掌握了“套印”和“开纸”,“印出的年画基本过关”。

不过随着时代变迁,佛山木版年画遭遇一系列变故,从上世纪中期至改革开放前,佛山年画产销量锐减至100多万张,而且有段时间还被当成“封建迷信”产物被迫停产。冯炳棠说:“因各种原因,当时我们只好把家里200多套共计1000多个套印雕版木模劈开当柴烧,其中很多套雕版是从清代流传下来的,不过后来父亲留了个心眼,将最精美的几套雕版偷偷藏了起来,又将部分烧剩下模板偷偷重新拼起来,一并传给我,他在临终前,叮嘱我要把木版年画传下去。”

为达成父亲遗愿,上世纪90年代初,冯炳棠抛开所有工作,潜心研究和学习木版年画工艺,他翻阅对照多篇文献,将曾经烧掉的雕版进行复刻,并钻研年画的描金、开相、写花及填丹等工艺,“当时学其他工艺也是无奈,因为我很多同辈和后辈见到做木版年画太辛苦,纷纷出外打工谋生,老一辈人手艺没人学也没传人,"归古"(去世)后就等于失传了”。

在8年时间内,冯炳棠逐渐掌握了佛山木版年画制作的全流程,1998年,他的年画作坊重新开张,并运营至今。

“我们的年画形象更精细”

资料显示,我国木版年画至今已有1000多年历史,清代中晚期达到鼎盛,其中天津杨柳青、苏州桃花坞、山东潍坊及广东佛山是著名产地。冯炳棠介绍,相比其他地方年画形象夸张和粗犷等特点,佛山年画特点在于年画精细饱满,而且色彩更加鲜艳亮丽,形象栩栩如生。

“每一套雕版都有一个固定形象,我们先将雕版染色后,按顺序依次印上宣纸;套印后,再将人物面部五官进行精细化加工,使其面部饱满真实,这个流程俗称为"开相";而人物衣饰上的花纹用线条流畅的写金描银渲染,俗称"写花";最后,我们还会用"填丹"这一佛山独有工艺,使用佛山本地产的大红将年画衬底渲染为红色,让其显得更喜庆。”

除了上述独有特点外,冯炳棠在接受采访时也“部分露了一手”其“开纸”技艺。只见宣纸往桌上一摊,冯炳棠左手执戒尺右手沿着尺上打量,三两下功夫,年画需要的纸张尺寸就被他“开出”;而对于“套印”这一祖传功夫,冯炳棠并未作演示,他向南都记者解释,这项工艺需要亲自上手去印才能理解“三言两语是无法解释清楚”。

不过,冯炳棠的“套印”功力更多体现在其制成作品中。南都记者看到,冯炳棠的作坊内挂满了其亲手制作的作品,画面构图上,年画内每一个形象的中心点置于纸张中央,留白空间与画面协调不显突兀(过高或过低),而在成对的门神形象中,两幅年画形象对称工整,眼睛、手部位置几乎不差分毫。

冯炳棠制作的年画图案除了门神外,也不乏“金玉满堂”、“梅花童子”等形象。其中,佛山的门神形象为“关公”(关羽,右门神意为关羽真身,左门神意为关羽化身)。在冯老手下,只见其手执关刀笔挺威武,面色红润双目瞪圆,铠甲上花纹精致美观,整体气势不凡;而“梅花童子”是冯炳棠的得意之作,年画中,手执梅花的童子正与玩伴嬉戏,每个童子面上神情各异,动作真实,嬉戏画面栩栩如生,凭借这一作品,冯炳棠获得第六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、民间工艺银奖。

冯炳棠还表示,在父亲对年画质量要求特别高的影响下,“重出江湖”后,他对年画追求也是精益求精,例如对年画像中衣物粗糙的纹路进行细描、加强“写花”质量以及修正画像中走形五官等等,将过去“入得厨房出不了厅堂”的木版年画,变成一幅精美的收藏品,这也吸引了部分收藏爱好者上门“重金”求画。

做年画只够“揾两餐”

对木版年画的坚守和精制,冯炳棠也等来了认可。

2004年,冯炳棠被联合国教科文民间艺术国际组织评为“民间工艺美术家”;2006年,佛山木版年画经国务院批准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(下文简称非遗)名录;2007年,冯炳棠被国家文化部确定为该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,并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遗项目226名代表性传承人名单。自此,“默默无闻”的冯炳棠和佛山木版年画受到各界关注。

随着冯炳棠年事已高,佛山木版年画传到下一代并发扬光大,是他最大的愿望。如同命运轮回,冯炳棠的儿子冯锦强自幼在父亲的影响下,也跟随父亲学习制作木版年画,谈及儿子的手艺,冯老看了一眼在身边干活的儿子后,嘴角微微上扬:“现在木版年画所有制作流程,我儿子都学会了。”

除了儿子继承外,部分“80后”和“90后”得知冯炳棠的事迹和佛山木版年画后,抱着“保护非遗”的愿望纷纷慕名而来上门拜师学艺,这起初让冯老颇为惊喜。但近10年内,冯炳棠门下有意或已经拜师的年轻人众多,最终留下者却寥寥:包括冯锦强在内,现在坚持留在冯炳棠身边学艺的徒弟不到5个。

冯炳棠坦言,学习木版年画到独立做工至少要4到5年时间(其中雕版和套印就要学3年),而真正做到“精”则需至少10年潜心修炼,但由于“做木版年画赚不了钱”,因此能坚持的人基本不多。

“谁做谁都"损手烂脚"(焦头烂额),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,包括我在内,做年画的酬劳只够每日"揾两餐",有的徒弟坚持了好几年,我都可以放手让他们去做了,结果因收入原因只能向我请辞,(我)做师父的也只能由得他们去了。”

传承发展站在了“十字路口”

当然,为了将佛山木版年画延续并发扬光大,冯炳棠和冯锦强两父子也是想尽各种办法:例如围绕佛山木版年画筹建文化传播公司、利用互联网手段建立主题网站、运营微博和微信公众号,乃至在工作室定期举办公众开放日等,以提高市民对佛山木版年画的认知度。

在冯炳棠的构想中,他希望将木版年画打造成一个旅游景点,将整个出产流程向市民和游客进行展示,吸引游客之余也可保护非遗。为实现这一构想,2014年冯炳棠和冯锦强在佛山某商业区筹建“佛山木板年画”概念馆项目,打算利用“创新思维”结合“传统文化”概念进行经营,但因各种原因项目搁置,这件事成了冯炳棠心中的“一条刺”。

而长期为木版年画开发市场的冯锦强则认为,发展和传承木版年画实际上有很多条路可走。他向南都记者表示,目前木版年画可以考虑走“轻资产”路线,运作具体产品同时,应打造其品牌、文化及IP(知识产权)等,再横向延伸至其他实体产品,以附加价值等形式来打开木版年画的市场,“简而言之,10条路中有1条走通了,木版年画市场就可以打开,有市场后这一非遗手艺就得以传承”。

当然,对于未来木版年画如何传承,父子之间也少不了争论。在南都记者采访时,冯锦强就向父亲指出:“我们只是有个项目没做好,但我们是有梦想去做这件事(传承木版年画),现在应该是摆正心态向前看,而不是拘泥于过去!”

面对儿子的激烈言辞,冯炳棠一言不发,双眼望着工作室对面的新普君市场若有所思—那里是敦善学校的旧址,多年前,每当木版年画赶工“旺季”作坊坐不下人时,工人们总会借用学校场地,热火朝天地赶工。

统筹:南都记者 曹金良

采写/摄影:

南都记者 贝贝

作者:曹金良 贝贝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
来源:南昌普瑞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王美杰    编辑:勾慧杰    责任编辑:蜜雪儿